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儒墨丹青 >傳承研究

“別樣”羲之 王羲之的最后十年

2019-05-09 09:16:00  作者:  來源:美術報

  你知道,王羲之除了是書法家,還是位不大不小的官嗎?

  你知道,“蘭亭雅集”之處并不是如今的蘭亭嗎?

  你知道,王羲之不高興也會撂挑子不理政務嗎?

  你知道,王羲之人生的最后兩個心愿嗎?

  你知道,王羲之的優秀書法作品是在人生最后10年中完成的嗎?

  從永和七年到永和十七年,王羲之(49歲至59歲)最輝煌也是最后的10年中,在其人生最后的歸屬地——會稽,都留下了什么樣精彩有趣的篇章?

  這個農歷三月,我們跳出王羲之的《蘭亭序》,跳出他的書法,聽中央美術學院副教授劉濤講述一個更生動、更鮮明的王羲之。

  王羲之四十九歲那年(永和七年,公元351年)來到會稽,任右軍將軍、會稽內史。王羲之“初渡浙江,便有終焉之志”,打算終老此地。他五十九歲在會稽去世,葬于會稽。會稽十年,是王羲之人生的最后階段。

  王羲之出守會稽

  王羲之出守會稽,事出偶然。會稽內史王述喪母,去職守喪,揚州刺史殷浩派王羲之接替王述的職務,出守會稽郡。王羲之下車伊始就打定主意終老會稽。他為何喜歡會稽?一是會稽郡地處浙東,遠離南北征戰的江淮地區,較為安寧;二是會稽多山水,風景好,且瀕海,與王羲之天師道的信仰相合;三是當時文義冠世的名士,如謝安、孫綽、李充、許詢、支遁等,皆筑室會稽。

  (一)務實的為政作風

  王羲之主政會稽,干了哪些事情,唯于《晉書·王羲之傳》所錄書信有所反映,表現在兩個方面。

  第一,勸阻朝廷北伐。當時殷浩與桓溫都想帥軍北伐,爭奪北伐的主導權。其時桓溫的勢力較大,朝廷忌憚他,輔政的會稽王司馬昱為抑制桓溫,任用名士殷浩做揚州刺史,并支持殷浩帥軍北伐。這時,王羲之寫信殷浩,申告“國家之安在于內外和”的道理,希望他緩和與桓溫的矛盾,殷浩不聽。殷浩不懂軍事,他出征之前,羲之以為必敗,再次寫信勸阻,殷浩執意出征,結果失敗。殷浩復圖再舉,羲之又寫信勸告:“政以道勝,寬和為本,力爭武功作非所當”。同時寫信給主持朝政的會稽王司馬昱,陳述不宜北伐,主張退保江淮。

  王羲之看到,軍興動搖東晉國力之本,造成內部種種矛盾,雖然他的主張未得高層采納,卻顯示了他的政治見識。

  第二,會稽政務。可以歸納如下:

  1.東土饑荒,王羲之開倉賑貸;2.當時朝廷賦役繁重,會稽尤甚,羲之每上疏爭取減免,事多見從;3.巡檢諸縣,發現倉督監守自盜,動以萬計,羲之上書朝廷,主張殺一儆百;4.郡內斷酒,節省糧食上萬斛;5.建議朝廷減輕刑名,防止逃亡,充實都邑人口;6.建議整治漕運。

  王羲之在會稽的作為,可以見出務實的為政作風。

  (二)召集“蘭亭之會”

  王羲之到會稽的第三年(永和九年,公元353年)的上巳日(三月初三),以“修禊事”在山陰蘭亭召集“蘭亭之會”,赴會者41人,有東土名流、屬官、前官員,以及羲之諸子,流觴曲水,賦詩飲酒。

  漢晉人宴飲之事很多,盛行集會,而修禊是春日于水邊祓去宿垢的古風俗,年年舉行。永和九年這次“蘭亭之會”,因為寫下千古名跡《蘭亭序》,故而著名后世。

  這次蘭亭雅集活動,有了詩歌的蘭亭——留下《蘭亭詩集》,有了文章的蘭亭——留下王羲之《蘭亭集序》、孫綽《蘭亭后序》,有了書法的蘭亭——留下王羲之行書《蘭亭序》稿本,還有了書法圣地的蘭亭。古人曾經說:若無王羲之,蘭亭則蕪沒于空山。

  集會修禊的蘭亭地貌,王羲之《蘭亭序》寫道:“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孫綽《蘭亭后序》也有描述:“暮春之始,禊于南澗之濱,高嶺千尋,長湖萬頃。”這與現在蘭亭的地貌顯然不符。

  當年集會之地的蘭亭,究竟在哪里,很多人寫過考察的文章。我取歷史地理學家陳橋驛之說。他在《水經注校證》中說:蘭亭原是亭堠之亭,縣以下的一個行政區劃單位。作為名勝古跡的蘭亭,東晉一代曾經三變:原在天柱山下的鑒湖(即長湖,宋代起流行鑒湖之名)湖口,后遷亭于湖中蘭渚,又從湖中遷到天柱山頂。南朝陳、梁之間,蘭亭又遷到湖中。北宋末葉,蘭亭移建天章寺,并建鵝池、墨池,引溪流相注。明朝嘉靖年間,紹興知府沈某在天章寺故址以北重建蘭亭,此后亭址再未變遷,清朝又數次修建,形成我們今天所見的蘭亭格局。

  (三)辭官誓墓

  永和十一年(公元355年)春,王羲之稱病辭官。他身體確實有病,可是辭官后不遠千里到處游玩,可見“病”是托詞,實際上是他與前任會稽內史王述的矛盾所致。

  永和十年(公元354年)王述出任揚州刺史之后,羲之心情不爽,恥為其下。而且王述找茬報復羲之,檢察會稽郡的“刑政”,弄得主吏疲于應對,讓羲之感到羞辱。羲之把心頭的悶氣撒向諸子:“我比王述,不差分毫,而今官位懸殊,都是你們不及王述的兒子王坦之造成的。”羲之不能忍受王述的羞辱,于是“骨鯁”起來,撂挑子不干了,主動終結了自己的仕途,表示他的“抗議”。為了表示自己的決心,羲之寫了一篇誓文,并到父母墓前鄭重宣讀,發誓不再做官。

  《晉書·王羲之傳》錄有《告誓文》。唐人筆記說,《告誓文》墨跡在唐朝時還藏在誰誰誰家,現在是見不到了。后來有行書《告誓文》的單刻帖本,是偽作。

  (四)賦閑會稽

  辭官賦閑之后,羲之最初住在山陰城北蕺山下,后來遷出山陰。傳世的王羲之草書《初月帖》,寫于山陰,其中有一句“昨至此”,表示到了山陰。如果那時還住在山陰,按他的用語習慣,回到家應該說“昨還”,可見《初月帖》是羲之出游期間路過山陰寫的一封信。

  王羲之常和友人結伴外出旅游。《晉書·王羲之傳》記載:“羲之既去官,與東土人士盡山水之游,弋釣為娛。”

  王羲之晚年“與道士許邁共修服食,采藥石不遠千里,遍游東中諸郡,窮諸名山,泛滄海”。可見他的游山玩水也是為了采集服食所需的藥石。羲之寫給益州刺史周撫的書信(唐人裝成《十七帖》),就有索取藥材、收到藥材的記錄。

  魏晉士族階層有服食之風,即吃一種叫“五石散”的藥。吃藥后,須喝溫酒,于是身體發熱,要到外面去散步,叫做“行散”,感覺身體飄飄欲仙。服食是為了養生,能得一時的快感,卻大大傷害身體,王羲之晚年身體不好,也是服食的后果。

  羲之晚年的生活情形,在他寫給謝萬的信中還透露了其他一些信息:“比當與安石東游山海,并行田視地利,頤養閑暇。衣食之余,欲與親知時共歡宴,雖不能興言高詠,銜杯引滿,語田里所行,故以為撫掌之資,其為得意,可勝言邪!”可見,羲之與謝安在會稽郡內置有田產,要巡察農作物的生長情況、農田的地利條件,這是士族“頤養閑暇”的物質基礎。他還時常與朋友宴會,銜杯飲酒,談論巡察農田的見聞。

  在家里享受天倫之樂,又是一番景象:“頃東游還,修植桑果,今盛敷榮,率諸子,抱弱孫,游觀其間,有一味之甘,割而分之,以娛目前。雖植德無殊邈,猶欲教養子孫以敦厚退讓。”

  (五)王羲之晚年的兩個心愿

  晚年的王羲之有兩個心愿:一個是為王獻之完婚,一個是到四川登汶嶺、游峨眉。這兩個心愿,文獻里沒有記載,是從王羲之尺牘里讀到的。

  王羲之晚年寫給妻弟郗愔的尺牘《中郎女帖》是專門談獻之的婚事:“中郎女頗有所向不?今時婚對,自不可復得。仆往意君頗論不?大都此亦當在君耶!”大意是:郗曇的女兒嫁與誰家的意向定下了嗎?現在談婚論嫁正是時候,過此時機不會復得。我以前與您談的那些想法,您向郗曇談過沒有?我想,此事成否,大抵要看您的意見。王羲之寫給益州刺史周撫的尺牘《兒女帖》說:“吾有七男一女,唯一小者,尚未婚耳。過此一婚,便得至彼。”所謂“小者”就是獻之。將這兩封信的內容結合起來看,可以知道羲之晚年正在為獻之的婚事操心,寫信催促郗愔定下這門親事。

  第二個愿望是遠游四川汶嶺、峨眉山,這在他寫給周撫的兩件尺牘里多次提到。《蜀都帖》說:“想足下鎮彼土未有動理耳,要欲及卿在彼,登汶嶺、峨眉而旋,實不朽之盛事。但言此,心以馳于彼矣。”逝世那年寫的《七十帖》還在說:“以爾要欲一游目汶領(嶺),非復常言。足下但當保護,以俟此期,勿謂虛言。”

  從上述王羲之尺牘文可以知道,這兩件事情他是這樣安排的:先為獻之完婚,盡到父親的責任,然后去成都“登汶嶺、峨眉”。可是天公不作美,獻之未成婚,他就去世了,登汶嶺、游峨眉的心愿也成了泡影。

  晚年的王羲之,病痛纏身,尺牘中屢屢提及。對于疾病,他束手無策:“仆下連連不斷,無所一欲,噉則不消化,諸弊甚,不知何以救之”。他說看不到康復的希望:“吾遂沉滯兼下,如近數日,分無復理”。羲之最后病死,得了解脫。

  王羲之會稽時期的書法

  我對王羲之傳世書帖做過一些考察,大多寫于會稽時期,最著名的一件作品當然是大名鼎鼎的行書《蘭亭序》。南朝書學文獻所記王羲之書法軼事,如蕺山題扇、戲書棐幾、寫經換鵝、掣筆不脫等等,都發生在會稽時期。

  南朝人看到的羲之書跡比我們所見多得多,但他們不是一味稱贊。南朝宋虞和《論書表》說:“羲之所書紫紙,多是少年臨川時跡,既不足觀,亦無所取。”虞和否定的“少年臨川時跡”,指羲之三十歲左右做臨川太守時期的書跡。

  虞和還說到“羲之書,在始未有奇殊,不勝庾翼、郗愔”,這是將三人同年齡段的書跡相比,羲之不勝庾翼、郗愔。虞和說羲之“末年”的書法“乃造其極”,末年指王羲之會稽時期的書跡。

  梁朝陶弘景《與梁武帝論書啟》也說羲之前期書法不怎么樣,晚年書法皆是“好跡”。

  羲之書法聲望的轉折點在什么時候?我認為是在四十歲之后。那時,羲之賦閑京師建康,庾翼則出鎮荊州,領兵在外。南齊書家王僧虔《論書》記載,庾翼在荊州得知庾氏子弟學王羲之書之后,很是生氣,修家書與都下:“小兒輩乃賤家雞,皆學逸少書。須吾還,當比之。”這件事,唐朝許嵩《建康實錄》(卷八)也有記載:庾翼“善草書,子弟皆效之。后王羲之書盛,內外官重,翼甚不平,在荊州,寄書于家,曰:‘兒子輩賤家雞,好野鶩。’”庾翼書法位望原在羲之之上,現在庾家子弟皆學王羲之,透露出王羲之四十以后書名始盛的消息。

  到了穆帝永和年間,特別是永和七年(351年)羲之來到會稽之后,他的書法進入高峰期,故而陶弘景說,羲之“好跡,皆是向在會稽時永和十許年中者。”

  依據古人的記載,我對王羲之的書法人生作了一個大致的分期。

  (一)習字的青少年階段:二十歲(322年)之前,師法兩位老師,先是衛夫人,后是叔父王廙。

  (二)書法不足觀階段:三十歲(332年)以前,羲之書“未有奇殊”,“不勝庾翼、郗愔”。

  (三)初露頭角階段:三十歲到四十歲之間(333—342年)。王羲之學古有成,章草達到還張芝草書舊觀的程度,庾翼贊嘆“煥若神明”。王羲之章草《豹奴帖》、行書《姨母帖》恐是這一時期的書跡。

  (四)名聲大振階段:四十歲到四十八歲(342—350年)。此一時期,羲之的三體書法“俱變古形”,自成一家之法,聲望鵲起,朝野仿效。虞龢《論書表》記載:羲之嘗自書表與穆帝,帝使張翼寫效,一毫不異,題后答之。羲之初不覺,更詳看,乃嘆曰:“小人幾欲亂真。”張翼因善于模仿王羲之書法而成名。

  (五)遒美之極階段:四十九歲至五十九歲的會稽時期(351—361年)。王羲之遒美之作大多寫于這一時期,如著名的《蘭亭序》(353年),以及《初月帖》《寒切帖》《蜀都帖》《兒女帖》《中郎女帖》《七十帖》等等。

  (本文節選自劉濤《會稽:王羲之最后十年》)

 

責任編輯:張曉芮
文章、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3d今天及试机号 上海时时彩走势图彩 11选5任二翻倍打公式 赛车pk10统计单双 北京pk赛车是福彩吗 新时时彩二星组选和值 辽宁福利彩票35选七 世界十大足球俱乐部 双色球复式价格表图片 600cc全讯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