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孔子研究 >清代儒學研究

近代蜀學大師的文獻集成性成果

——舒大剛、楊世文主編《廖平全集》簡評

2016-11-29 14:42:00  作者:  來源:孔子研究

  廖平,字季平,晚年號六譯老人,四川井研人。清咸豐二年(1852)出生,光緒十五年(1889)進士,任龍安府教授。人民國后,出任成都國學專門學校校長。五四運動前夕,患病退居鄉里。民國二十一年(1932)病逝,享年81歲。廖平是近代蜀學復興的代表性人物,也是全國著名的經學大師和思想家。他一生潛心學術研究,弟子遍蜀中,培養出的著名學者有吳虞、蒙文通、李源澄等。廖平的經學理論曾深刻地影響了康有為、梁啟超等維新志士。廖平逝世后,章太炎曾為其撰寫墓志銘,高度評價其學術貢獻;蔡元培等人發唁電稱其“能匯通百家,冠冕諸子”馮友蘭在《中國哲學史》中,則將他列為經學時代的殿軍。廖平的著述多達數百種,內容涉及經、史、子、集四部。然而,除《廖平選集》外,此前一直沒有全集問世。最近,由舒大剛、楊世文主編,楊世文、舒大剛、邱進之、鄭偉、劉明琴等校點,歷經四年編校完成的《廖平全集》,由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10月出版發行。《廖平全集》共11冊,500多萬字,收錄廖平已刻、未刻各部類著述108種,集外單篇文章48種,對近代經學大師廖平的著述進行了全面搜輯和系統整理,是我國第一部廖平著述的集成性匯輯整理成果,為研究廖平生平、著述和思想提供了最完備的原始文獻。《廖平全集》的出版,必將推動當代蜀學研究和廖平經學研究更上一層樓。

  《廖平全集》的編校特點和學術貢獻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全面匯輯了廖平著述,二是編次校核皆稱精審,三是清晰反映了廖平經學六變的脈絡

  一、全面匯輯廖平著述

  據學者考訂,廖平一生已刻、未刻各部類著述多達數百種。20世紀90年代以來,國內出版界曾以不同形式陸續出版過多種廖平著作的選集。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李耀仙主編的《廖平選集》(巴蜀書社,1998年)。該選集分上下冊,共92萬字,收人廖平著作15種,以經學著作為主,包括《今古學考》、《古學考》、《知圣篇(正、續》、《孔經哲學發微》、《經話(甲、乙》、《六變記〉、《王制訂》、《王制集說凡例》《周禮訂本》、《起起穀梁廢疾》、《釋范》《何氏公羊解詁三十論》、《春秋左氏古經說疏證》《春秋三傳折中》、《文字源流考》。而新出版的《廖平全集》11冊,收人的廖平著述多達108種,共500多萬字。無論從收書數量還是著述總字數看,全集都遠遠超過了選集。

  以舒大剛、楊世文為主編的編校集體,文獻學素養深厚,秉持嚴謹的科學態度,廣泛搜求,精編精校,終于以四年之力使這部《廖平全集》得以順利出版。該全集的編校者根據存世廖平著述的實際情況,將其分為九類,外加附錄,共為十類,包括:(一)群經類,17種;

  (二)周易類,5種;(三)尚書類,6種;(四)詩經類,2種;(五)三禮類,11種;(六)春秋類,16種;(七)雜著類,14種;(八)醫書類,26種,附6種;(九)術數類,4種;(十)附錄,6種。不難看出,新出版的《廖平全集》作為一部文獻集成性成果,為近代蜀學和廖平學術研究提供了迄今為止最完備的原始文獻,具有極其重要的學術價值。

  二、編次校核皆稱精審

  著名古文獻學家黃永年指出,古籍整理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以一個舊本為底本加以校勘,二是匯集各種舊本并增添新材料進行重編(《古籍整理概論》,陜西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167—168頁)。這部《廖平全集》是對廖平著述的第一次全面匯輯,整理工作非常繁復,故而必須采用重編的方式。在此基礎上,該全集的整理工作具有準備充分,編次有序,校點精良等一系列優點。首先,準備充分。難能可貴的是,在進行編纂之前,團隊成員便對廖平著述做了耐心細致的書目調査和考訂工作。作為這項調査和考訂工作的成果,團隊成員鄭偉以兩年之功完成了專著《廖平著述考》(四川大學出版社,2014年)。根據這項成果,可考的廖平已刊和未刊、存世和已佚、擬撰和未成的各部類著述多達722種。可以說,這一專題考訂成果為全集的編纂做了完美的鋪墊。其二,編次有序。此前的《廖平選集》因收書數量少,未作分類,致使《廖平全集》的分類工作無先例可循。全集的編校者依據南宋著名文獻學家鄭樵在《通志·校讎略》中提出的“編次有序’、“必謹類例”等原則,對廖平著述做了合理的分類。編校者先以四部分類作為編次原則。廖平是近代經學大師,其經學著作在其所有著作中所占比例很高,故全集編校者以“群經”為第一類,以調易》、《尚書》、《詩經》《三禮〉、《春秋》等專經為第二至第六類;由于子部和集部著述的數量不多,因而編校者將這兩部類著述歸人“雜著類”。此外,全集的編校者還運用《漢書·藝文志》分“道”與“術”為兩類的思路,將作為“術”的“醫書’、“術數”分別歸于第八、第九類。其三,校點精良。全集編校者以保持廖平著述的原貌為基本原則,根據版本的實際情況,綜合運用對校、本校、他校和理校等不同方法加以校勘,訂正了不少文字訛誤脫衍,大大提升了廖平著述的文本質量。

  三、清晰反映六變脈絡

  在《廖平全集》所分十類當中,經學著述便占有六類,可見這是廖平所有著述中的重點部分。廖平經學思想以“六變”著稱。他曾說“為學須善變,十年一大變,三年一小變,每變愈上,不可限量。”其第一變,把東漢鄭玄以來“'混合今古”的經學思想,變為“平分今古”說;其第二變,由“平分今古”說變為“尊今抑古”說,首創托古改制;其第三變,由“尊今抑古”說,變為“大統小統’、“古大今小”說。前三變,皆講“今古之學”;而后三變,則皆講“天人之學”。其第四變,認為孔子經學不僅有“人學”,而且還有高于人學的“天學”;其第五變,提出“天人大小”說,認為人學分小統、大統,天學分神游、形游;其第六變,以《內經·素問》“五運六氣”說解釋天人之學,最終獨證天學《廖平全集》的編纂,不僅類例分明,而且還清晰地反映了廖平經學六變的脈絡。全集編校者對廖平著述先后順序的安排,與其經學六變的脈絡大體對應。限于篇幅,這里僅以其第一“群經類”、第七“春秋類”為例,加以說明。關于“群經類”。反映廖平經學第一變的著述有《經學初程》、《今古學考》、《群經凡例》等;反映廖平經學第二變的著述有《知圣篇》、《辟劉篇》、《古學考》、《尊經書院日課題目》、《經話(甲、乙》等;反映廖平經學第三變的著述有《也球新義》《家學樹坊》、《四益館經學目錄》等;反映廖平經學第四、第五變的著述有《知圣續篇》、《群經大義》、《群經總義講義》、《尊孔篇》、《孔經哲學發微》等;反映廖平經學第六變的著述有《經學六變記》等。關于“春秋類’。《春秋》學是廖平經學的大宗,相關著述的數量居其經學著述總數之首。廖平的《穀梁》學、《公羊》學諸作大多完成于其經學前兩變,而《左傳》學及“三傳”總論則多為其第二變以后的著作。

  《廖平全集》的編纂是一項巨大的文化工程,難免出現個別瑕疵。這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對廖平著述分類的個別稱名需要斟酌。例如,把第一類稱作“群經類”,似不如《廖平著述考》稱“群經總義類”更恰切。二是對廖平的某些著述似有忽略使用對校法的傾向。如所周知,凡校一書,必先用對校法,然后再用其他校法。而全集編校者在校勘廖平的某些著作時,即使存在別本,也未能優先使用對校法。當然瑕不掩瑜,《廖平全集》作為近代蜀學大師的文獻集成性成果,必將以其精良的學術品質載人蜀學文獻整理和中國經學文獻整理的史冊,并傳之永久。

責任編輯:解放
文章、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幸运五分彩走势图怎么看 pc开奖预测 福彩3d人工计划网 时时开奖结果开奖号码 快乐炸金花2.0 360彩票时时彩走势图表 分分彩保持不输的技巧 足球欧赔看哪几家公司 极速时时彩参考公式 甘肃彩票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