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國學大家談

孔子作《春秋》的教育意義

2019-04-10 09:08:00  作者:齊金江  來源:“孔子研究院”公眾號

  在曲阜東高鐵站西側、曲阜市息陬鎮的春秋書院大門口,聳立著一座“孔子作《春秋》處”的古碑。它似乎在努力講清楚孔子晚年的故事:孔子68歲時“自衛反魯”,結束了長達14年的周游列國生涯,進入人生的晚年。在其最后5年,這位曾任大司寇的“國老”將全部精力投入到整理以《春秋》結尾的“六經”典籍之中。孔子春秋書院是全國中小學生研學旅行和夏令營的優選目的地,也是“中華師道”的重要載體和中華經典的重要誕生地。

  息陬,古稱“陬邑”,是洙泗圣域范圍內沂河之南岸、魯城和尼山之中的重要古驛。春秋書院的歷史文化景觀構成主要有息陬、還轅橋、春秋臺、浣筆池、孔子祠廟等。南朝人任(460至508年)《述異記》寫道:“曲阜縣南十里,有孔子春秋臺。”清乾隆辛卯年(1771年)“孔子作春秋處”碑刻一通。《曲阜縣志》載:“春秋書院即春秋臺,在城東南十里西鄒村,士人又謂即息陬。任《述異記》云孔子作《春秋》于此。宋時立廟設像,以本村市稅為祭祀之用。”民國《續修曲阜縣志》記載:“相傳此地為孔子作《春秋》處,孔氏族人及附近居民倡修春秋書院,以奉至圣先師。由圣公府委奉祀官春秋致祭。”民國《續修曲阜縣志》又記:“息陬集捐收入為常年祭費,今于祭費之余附設明德小學。”春秋書院后來改為明德中學附屬小學。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保存得還較為完整,其規模為二進院落的庭院。至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院落的地基逐漸被用為民房。春秋書院項目位于曲阜高鐵新區“夫子文旅城”。春秋書院項目位于該區域內,參考洙泗書院、尼山書院的整體布局,結合書院的文脈特征,在原遺址重新建設,對書院進行原貌復原。

  孔子重視修學旅行,更重視對于所學知識的創新性詮釋和發展,這對于個人進步和境界提升具有重要的作用。具體分析,孔子作《春秋》在新時代的教育意義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有助于加深理解新時代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2011年9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黨校的講話中指出,“歷代中國人民維護國家統一的思想源遠流長、根深蒂固。春秋時期,孔子修訂《春秋》,包含‘大一統’的思想”。 2013年11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到孔子研究院考察,在與專家座談時他強調,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強盛,是以文化興盛為支撐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需要以中華文化發展繁榮為條件。對歷史文化要堅持古為今用、推陳出新,有鑒別地加以對待,有揚棄地予以繼承。這需要一方面做好文化的創造性轉化,改造陳舊的文化表達方式,激活其生命力;另一方面要做好文化的創新性發展,按照時代的發展,對優秀傳統文化進行補充、拓展、完善,增強其影響力和號召力。只有當文化滲入人們的生活中去,成為一種日用而不覺的習慣時,才真正“活”了起來,才真正得到了繼承;也只有在日用中,跟隨時代前進的步伐,不斷豐富其內涵、拓展其形式,文化才能真正得到發揚與創新。

  近年來,國內外學者對傳承傳統文化問題的研究頗多,研究視角業已深入人文社會科學的各個領域,但對于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在具體應用領域的研究卻比較少。《春秋》關系到中國文化之大成,歷史傳承和文化認同等重大核心問題;書院是古代中國一種重要的教育組織形式,它與中國古典文明是一體化的存在,對中國古代文明的繁榮和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春秋書院是紀念孔子作《春秋》、刪述“六經”、整理典籍的圣跡之代表性遺址書院之一,擁有豐富的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對研究世界與中國多元文化歷史、傳承優秀傳統文化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目前,關于《春秋》和書院的研究數不勝數,但對于春秋書院這一孔子遺跡書院的研究尚處于初始階段。

  第二,有助于新時代教育事業的創造性繼承和創新性發展。儒家文化經典淵源流長,孔子承前啟后,繼往開來,在前人的基礎上對《詩》《書》《禮》《樂》《易》《春秋》進行創造性的、根本性的新發展。“《春秋》學”居于斷后的殿軍地位,是孔子晚年典籍整理工程的尾聲,也是孔子儒學與時偕行、古為今用的典范。曲阜作為孔子故里、儒家文化的發源地、首批歷史文化名城,在傳統文化傳承中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以孔子晚年“作《春秋》”為象征和標志的、整理經典為主題的春秋書院應運而生。《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指出:“制定中小學生綜合實踐活動指導綱要,注重增強學生實踐體驗,鼓勵有條件的地區開展中小學生研學旅行和各種形式的夏令營、冬令營活動。建設一批具有良好示范帶動作用的研學旅游基地和目的地。”通過研究梳理存世文獻、檔案文獻和碑刻文獻,探討春秋書院作為孔子和儒家經典的文化符號意義,促成儒家文化體驗與書院載體的契合,需要進一步厘清關系、精心策劃、悉心打造。

  第三,有助于齊魯文化走在前列和齊魯精神弘揚光大。齊魯文化歷史悠久、源遠流長,尤其是兩千多年間一直被奉為國家主流意識形態的儒家學說,對中華民族人文精神的形成與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中華民族歷經滄桑與磨難,卻每次都能依靠自身重新站起來,這種奇跡般的生命力便源自其文化中蘊藏的民族精神。如今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仍然需要從優秀傳統文化中汲取力量,而齊魯文化是中華文化的核心,奠定了中華傳統文化的基礎,因此弘揚齊魯文化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隨著國學旅游、政德教育、師德教育、青少年休學游等活動的深入推進,曲阜在原有歷史遺址、建筑、園林等景觀已經難以滿足多層次受眾的差異化需求,以孔子晚年整理經典為主題的春秋書院應運而生。

  曲阜在周公廟、魯國故城遺址、“三孔”等重要文物遺址之外,如何挖掘以春秋書院為重點的儒學經典體驗基地,使其煥發生命力,打通孔子儒家經典教育與現代生活的隔墻,是擺在我們面前的研究課題。傳統文化走出去對于提高文化軟實力,增強國際競爭力有重要作用。習近平總書記說,中國“挨打”“挨餓”的問題已經基本解決,但“挨罵”的問題還沒有得到根本解決。要不“挨罵”,就要讓中華文化走向世界,并讓人們喜歡中華文化,不斷增進世界對中國的認知與理解。應該及時梳理和編撰《孔子作<春秋>》《孔子晚年整理典籍》等適合外國人閱讀、學習和傳播的孔子文化系列教材和故事讀物、“口袋書”。

  作者:齊金江,孔子研究院研究員

責任編輯:趙珂
文章、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红姐论坛中心 海南七星彩开奖结果直播 安徽时时 上海时时11选5赔付 体彩31选7预测号 体彩排列三开奖号620后历史 内蒙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东福利彩票有哪几种 11选5倍投计划 极速分分彩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