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國學大家談

李澤厚:回到孔子,回到馬克思

2019-03-26 16:13:00  作者:李澤厚  來源:上海儒學公眾號


圖據網絡

  作者簡介丨李澤厚,著名哲學家,現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巴黎國際哲學院院士、美國科羅拉多學院榮譽人文學博士,德國圖賓根大學、美國密歇根大學、威斯康星大學等多所大學客座教授,主要從事中國近代思想史和哲學、美學研究。

  原文載丨此為李澤厚《再說“西體中用”——在廣州中山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的講演》(1995年春)第四節。原題:“‘體’乃新解:衣食住行為根本”。

  所謂“更為明確”,是指對“西體中用”中的“體”,我作了一種以前沒有的新的解釋。本來,“中體西用”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簡說。但我在1989年的文章中就指出,“學”(學問、知識、文化、意識形態)不能夠作為“體”;“體”應該指“社會存在的本體”,即人民大眾的衣食住行、日常生活。因為這才是任何社會生存、延續、發展的根本所在。“學”不過是在這個根本基礎上生長出來的思想、學說,或意識形態。所以,以現代化為“體”也好,名之曰“西體”也好,首要便是指這個社會存在的基礎、本體亦即人民大眾的日常生活、衣食住行在現代工業生產基礎上的變化。人們不再騎馬乘轎而坐飛機汽車,不再用油燈團扇而有各種電器;人也不只是填飽肚子,而有各種游樂需要。康有為曾說:“夫野蠻之世尚質,太平之世尚文,尚質故重農,足食斯已矣。尚文故重工,精奇瑯麗驚猶鬼神,日新不窮,則人情所好也。故太平之世無所尚;所最尚者,工而已。太平之世無所崇高,所崇高者,工之創新器而已......。自出學校后,舉國凡士、農、商、郵政、電線、鐵路,無非工而已。”(《大同書》)這就是現代社會、現代化的“體”。我在1979年出版的《批判哲學的批判》一書里,把制造—使用工具作為人與動物的分界線,作為人類的基本特征和社會存在本體所在,也就是把發展科技生產力作為邁入現代社會的根本關鍵,這也就是“西體”。?

  我這個看法既不同于現代西方馬克思主義,也不同于現代港臺的新儒家和大陸的新國學。為了對抗它們,我提出“回到原典”,即回到經典的馬克思主義和經典的儒學,即回到馬克思和孔子本人。大家都知道,孔子本人很少談心性和形而上學,頗不同于宋明理學。孔子很注意發展經濟,講“富之”,“教之”,“足食,足兵”。宋明理學所特別推崇的孟子,也講“救死難恐不贍,奚暇治禮義”?即第一位的問題是吃飯。孟子說“盍反其本矣”,這個“本”乃是“五畝之宅,樹之以桑......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饑不寒”等等。他的“不忍人之心 ”正是為了“行不忍人之政”。經典儒學包括孔、孟、荀都不像后世宋明理學或現代宋明理學即現代新儒學那樣專談心性,以道德為社會的本體,以致引出對婦女“餓死事小,失節事大”之類的殘酷律令。我以為將“道德”、“心性”作為社會的本體,這還是張之洞的那一套,我是極不贊成的。甚至包括《易傳》講的“生生之謂易”、“天地之大德曰生”這些后世理學津津樂道的所謂“生命哲學”的語句,我以為也應該首先把它落實到“民生日用” 即人們大眾的衣食住行、日常生活上來,才有真正的堅實基礎。拋開人民大眾的衣食住行即現實的生活、生存和生命,來高談“超越的存在”、“道德的生命”,實在是有些不著邊際,于心何忍?我以為這恰恰違背了原典儒學的精神。

  經典儒學如此,經典的馬克思主義即馬克思、恩格斯更如此。粗淺地說,馬克思主義可說有兩大特征,一是批判資本主義,一是唯物史觀,其實前者也是從后者引申出來的。但現代西方馬克思主義大多只注意前者,并且把前者搞成只是某種文化批判。所以要回到經典的馬克思主義,回到唯物史觀,以從這里開發出一種建設性的馬克思主義。人類所特有的科技工藝生產力的活動,也就是我所謂的社會存在的“工具本體”。我以為這是人類生活、生存、生命的基礎、本源,即“體”是也。這就是對“體”的新解。

  可見,對“體”的這種新解倒恰恰回到經典儒學和經典的馬克思主義。從建設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角度如何把這兩種“經典”結合起來,是我所想做的工作。(例如我提出“情感本體”這一觀念,它在未來將日益重要,這里沒法講了。)

責任編輯:趙珂
文章、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天地彩票官网 双色球胆2拖9 山东时时开奖直播 开元棋牌通比牛牛 重庆时时彩高手论坛 重庆时时彩稳赚刷流水 经网黑龙江时时 百人棋牌 竞彩 稳赚 重庆市彩下载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