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國學大家談

王國良:鯤鵬精神

2019-03-19 10:01:00  作者:王國良  來源:光明日報

  莊子思想中有一種非常重要的精神,即鯤鵬精神,是莊子對中華文化精神的重大貢獻,并成為中華文化精神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鯤鵬精神是大氣磅礴的精神,是志存高遠的精神,是積厚持久的精神。

  莊子在《逍遙游》開篇,從徙于南冥、接以齊諧、雜引湯問,把鯤鵬變化、橫空出世寫得驚天動地: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鳥也,海運則將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齊諧》之言曰:“鵬之徙于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

  湯之問棘:“窮發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魚焉,其廣數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為鯤。有鳥焉,其名為鵬,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絕云氣,負青天,然后圖南,且適南冥也。”

  莊子揮動如椽彩筆,盡情描畫一個“大”字,充分展示大氣象、大境界,大氣磅礴,氣沖霄漢,撼天動地,“鯤之大”,“幾千里”,“騖揚而奮鬐,白波若山,海水震蕩,聲侔鬼神,憚赫千里”(《外物》)。鵬“背若泰山”,翼如“垂天之云”,飛行“九萬里”,“云氣青天”,直至“冥海”“天池”,把鯤鵬展翅遨游太空吞吐宇宙的精神傾瀉得淋漓盡致。

  莊子特別突出鯤鵬是“怒而飛”,“怒”,意為奮迅、勇猛、爆發,“萬竅怒呺”(《齊物論》),“草木怒生”(《外物》),草木不怒不足以拔地而出,天風不怒不足起海嘯狂飆,鯤鵬不怒不足以憑陵宇宙。鯤鵬精神大氣磅礴,有助于開拓人的大氣象、大境界,有助于培育偉大的人格、恢宏的氣度、開放的心靈、博大的胸襟。

  莊子通過與蜩鳩、斥鴳、鷦鷯等小燕雀的規規小志小智小樂相比較而突出鯤鵬志存高遠的大智度、大志向、大快樂、大氣象。大鵬高飛遠舉,背負青天而莫之夭閼,代表庸人社會的小麻雀小知了小斑鳩們無法理解,對鯤鵬的奮發向上大加嘲笑。

  如蜩與學鳩笑之曰:“我決起而飛,搶榆、枋,時則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逍遙游》)蟬與小斑鳩們譏笑大鵬說:“我盡力飛去,遇到榆樹和檀樹就歇下來,如果飛不動就停在地上,何必一定要飛翔九萬里高空冒險去那遙遠的南海呢?”

  可笑那河伯,每當暴雨水漲,便自以為了不起:“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兩涘渚崖之間不辯牛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為盡在己,順流而東行,至于北海,東面而視,不見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嘆。”(《莊子·秋水》)

  北海若于是教訓河伯說:“今爾出于崖涘,觀于大海,乃知爾丑,爾將可與語大理矣。天下之水,莫大于海。萬川歸之,不知何時止而不盈。”每當秋季暴雨時至,各條山川溪流的雨水都匯集到“我”這里,岸崖茫茫,不辨牛馬,于是河伯得意揚揚,以為自己至美至大。等到了北海,向東眺望,才望洋興嘆。

  更可笑的是井底之蛙,自得其樂,還邀請東海之鱉進來參觀游玩:“吾樂與!出跳梁乎井干之上,入休乎缺甃之崖。赴水則接腋持頤,蹶泥則沒足滅跗。還虷蟹與科斗,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跱坎井之樂,此亦至矣。夫子奚不時來入觀乎?”

  東海之鱉連一只腳爪都放不進去,于是告訴蛙蟆什么是東海之樂:“夫千里之遠,不足以舉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極其深。禹之時,十年九潦,而水弗為加益;湯之時,八年七旱,而崖不為加損。夫不為頃久推移,不以多少進退者,此亦東海之大樂也。”(《秋水》)于是坎井之蛙聞之,適適然驚,規規然自失也。

  具有高遠志向的人,能夠超越世俗價值、市場價值、算計價值、利害價值,堅持主體精神,敢于反抗世俗價值。宋榮子“舉世譽之而不加勸,舉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內外之分,辯乎榮辱之境”。

  莊子以寓言式話語講述藐姑射之山的神人:“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谷,吸風飲露,乘云氣,御飛龍,而游乎四海之外。”“之人也,之德也,將旁礴萬物以為一,世蘄乎亂,孰弊弊焉以天下為事!之人也,物莫之傷: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熱。是其塵垢秕糠將猶陶鑄堯舜者也。”(《逍遙游》)

  藐姑射之山的神人實際上就是志存高遠的人,所謂不食五谷,就是超脫世俗價值利益鏈;乘云氣,御飛龍,而游乎四海之外,就是追求自己的志向,從事偉大的事業。這樣的人,不怕世俗誹謗,敢于赴湯蹈火,真金不怕火煉。這樣的人,就能成就盛德大業,如長江后浪推前浪,一代高過一代。

  鯤鵬精神是積厚持久的精神。莊子說:“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故九萬里,則風斯在下矣。”《逍遙游》)

  這就是說,水的聚集不深厚,就沒有足夠的浮力托載大船,倒一杯水在堂前洼地,那么放一根小草就可以當船行駛,放上一個杯子就沉底膠著住了,這是水淺舟大的緣故。風的力度如果不夠,就沒有力量負載垂天之云翼。

  鯤鵬扶搖九萬里,就要具備積厚持久的精神。莊子通過這些水和風的事例,暗喻有志之士必深蓄厚養才可大用,必有堅貞持久精神才能成就光大光明之事業。

  “適莽蒼者,三餐而反,腹猶果然;適百里者,宿舂糧;適千里者,三月聚糧。”到遠郊去走一趟,只帶三頓干糧當天回來腹中猶不感到饑餓,到百里開外去,就要準備一宿的糧食,如果到千里之外遠行,就要預備三個月的糧食了。其志漸遠,所養越厚。莊子在許多地方說到的“庖丁解牛”“輪扁斫輪”“梓慶削木”“紀渻養雞”“大馬之捶”等,都蘊含著積厚持久的蓄養功夫,用志不分,乃凝于神。

  古來欲成大事之人,必須積才積學積氣積勢,點滴積累終成雄才大略。歷來巧工藝人,也要通過長期實踐,經驗積累,成就鯤鵬積厚持久的精神,這與儒家勸學的精神、孔子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的精神也深相契合。 

責任編輯:趙珂
文章、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幸运pk10赛车计划 澳洲幸运5结果走势图 四川时时规则 体彩36选七历史开奖 360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贵州11选5投注技巧 凤凰彩票官网平台账号是 新浪足彩推荐分析 双色球历史86期开奖结果 开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