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儒學百科 >專有名詞 >一般術語

理學


  宋元明清時期以討論理氣、理欲、心性等問題為中心的儒家學說。廣義的理學,又稱道學,泛指宋元明清時期以討論理氣、理欲、心性問題為主的整個儒學,包括多個學派;狹義的理學,專指以程顥、程頤、朱熹為代表的以理為最高范疇的學說,相對于以陸九淵為代表的心學而言。理學之名,最早見于宋嘉定十三年(1220)吏部考功郎中樓復觀的奏疏:“理學之說,隱然于唐虞三代之躬行,開端于孔門洙泗之設教,推廣于子思、孟軻之講明;駁雜于漢唐諸儒之議論,而復恢于我宋濂溪先生周公敦頤。一濬其源而洗之,混混益昌于今,倣諸百世無疑也。”(《周子全書》卷二十一)樓視理學繼儒家道統,以周敦頤為理學的宗祖。

  沿革 理學是適應北宋以后,統治者為了結束五代十國的戰亂,重新建立中央集權,營造維護統一的思想武器而產生的,是魏晉隋唐以來儒家與道家、佛家在長期斗爭中,批判并融合佛、道思想的結果。它的產生,標志著儒家思想的復興。唐代中期韓愈提出儒家道統論,主張仁義道德是堯、舜、禹、湯、周文王、周武王、周公旦、孔子、孟子相繼而傳的儒家道統。李翱提出復性說,主張消除情欲,恢復善性,已開理學端緒。北宋初被稱為“理學三先生”的胡瑗、孫復、石介,提倡“明體達用”,提倡道德性命之學,揭開了理學的序幕。北宋中期,周敦頤、邵雍、張載、程顥、程頤等人從不同方面探討了太極、陰陽、理氣、道器、兩一、心性、理欲等基本范疇,奠定了理學的基礎。至南宋,朱熹集其大成,建立了一個以理為本的完整的理學體系,標志著宋代理學的最終完成。同時的陸九淵則提出“心本論”,形成了理學中的心學學派,反映了理學內部的分化。

  特點和主要內容 理學的基本特點是儒家思想的哲理化。先秦儒學和兩漢儒學重在人倫道德和治世原則的討論,而弱于宇宙本體和人的本質的探討。宋代理學以孔孟儒家思想為核心,批判地吸取了佛、道哲學的思想資料,建構了新的思想體系,把儒家的三綱五常與世界的本原和人的本質統一起來,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哲學體系。理學的主要內容如下。

  本體論 理學家們都認為,世界萬物有一個統一的本體,這個本體是一切存在的根據和決定者。但對于本體是什么的回答各有不同。二程和朱熹認為“理”是世界的本體,形而上之理支配形而下之氣。理為生物之本,氣為生物之具。張載認為“氣”是宇宙的本體,理是氣千變萬化的法則,萬物都是“太虛之氣”的聚散。陸九淵認為“心”是宇宙的本體,“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心即是理。

  心性觀 即有關人性的來源和心、性、情的關系等方面的觀點。理學試圖解決人的本質和人性問題,以便為儒家主張的仁義道德提供主體內在依據,但各派的觀點不一。張載把太虛之氣說成性的本原,認為天地之性是人的純善本質,氣質之性則是各人所具的特殊本性,兼含善惡。心則包含著性和情。二程認為人有兩重性,一為源于天理的先驗性,所謂“性即理也”;二為稟受于氣的氣稟之性。源于理之性皆善,稟于氣之性有善惡之別。并認為性、心、情是統一的,“性之有形者謂之心,性之有動者謂之情,凡此數者皆一也”。朱熹繼承和發展了張載和二程的心性論,認為“只是這理,在天則曰命,在人則曰性”,性便是人心中的“理”。同時,他認為人有“天命之性”和“氣質之性”的兩重性,而心則是性和情的主宰,從天理出發是“道心”,從人欲出發就是“人心”。陸九淵認為,心即是性,即是理。

  價值論 理學家認為天人合一是人生的最高理想,這一理想必須通過高度的道德自覺才能達到。道德自覺從認識論上看,包括知和行兩個方面。他們提出的“格物致知”、即物窮理、知先行后、發明本心等命題,都是從認識論上解決道德自覺的。道德自覺從人生觀上看,關鍵在于正確處理“理”和“欲”“義”和“利”“公”和“私”的關系。為此他們提出了“革欲復理”“存心去欲”“以義為利”“嚴辨義利”“重義輕利”等觀點。理學家認為通過道德的自覺就可以實現“以天地萬物為一體”“與理為一”“天人合一”的崇高理想境界。

  流派 理學中派別甚多,各派之間有同有異。宋代主要的學派有:周敦頤的濂學,邵雍的象數之學,張載的關學,二程的洛學,朱熹的閩學,張栻為代表的湖湘學派,陸九淵兄弟的“象山學派”及王安石的荊公新學和蘇軾、蘇轍的蜀學等。

  理學從南宋時朱熹集大成之后,歷經元明清而有所變化。元代理學以程朱為正統,但許衡、吳澄等人,比較強調“德性”問題,主張盡心知性,反身內求。明代初年,朱熹理學仍占統治地位,但吳與弼及其弟子陳獻章等人,著重講涵養“本心”,提出“心與理一”,開始了從朱熹理學向陸九淵心學的轉變,為王守仁心學的產生開辟了道路。明代中期:程朱理學趨于僵化,王守仁繼承和發展了陸九淵的心本論,提出了以致良知、知行合一為核心的系統理論,把心學發展到了頂峰,形成了王學學派。同時,羅欽順、王廷相等人批判了朱熹的理氣論,提出了“理氣為一物”“理載于氣”等思想,繼承和發展了張載的氣一元論哲學。明末清初,黃宗羲、顧炎武、王夫之等人各自從不同方面批判理學,以后經過顏元、戴震等人進一步批判,理學日益沒落。現將理學主要流派介紹如下。

  濂溪學派 簡稱濂學。北宋周敦頤創建。因周原居道州營道縣(今湖南省道縣)濂溪之上,后又于廬山之麓筑濂溪書堂講學,故名。

  濂學以“無極”為最高哲學范疇。在本體論上,通過《太極圖》及其簡要說明,著重探討了宇宙演化與萬物生成的圖式。在倫理學上,主張通過“主靜”等心性修養來“立誠”,進而確立“仁義中正”的“圣人之道”。其主要特點是,構造了一個形式簡明、意蘊深刻的太極圖式,為理學本體論與心性論的融合準備了邏輯條件,為糅合儒、釋、道三教文化開拓了思想道路。主要著作有《太極圖說》《通書》等。濂學的創立,標志著宋明理學的開始。但在北宋時期,該學派影響不大。到南宋,經朱熹、張栻等人的尊奉,其理學開山地位始被認可。

  伊洛學派 簡稱洛學。北宋程顥、程頤為其主要代表。因二程生平活動集中在河南伊川、洛水一帶地區,又長期講學于洛陽,故名。

  洛學以“理”或天理為最高本體,建構了“理”→“氣”→“物”→“理”的范疇邏輯結構,使理學圖式更為抽象、嚴密。本體論上,注重體用、道器、本末之辨,提出了體用一源顯微無間、動靜無端陰陽無始等重要論題。人性論上,主張性即理,區分了“天命之性”與“生之謂性”。認識論上,提出“格物窮理”、知先行后等命題。學術特點上,程顥看重“渾然與物為體”的直覺境界,有心學趨向;程頤突出理一分殊的理性思辨,強調漸進積累。其主要代表作有《遺書》《外書》《易傳》等。二程兄弟曾受學于周敦頤,但學術思想上更多“自家體貼”,因而具有理學奠基者的正宗地位。北宋時期,洛學門人弟子眾多,政治影響大,盛極一時。主要人物有其弟子謝良佐、游酢、楊時、呂大臨等。二程之后,楊時又創龜山學派,為洛學的南傳做出了特殊貢獻。南宋朱熹、張栻等人的思想,皆與其有淵源關系。謝良佐創建上蔡學派,進一步發明師說,成為“洛學之魁”。洛學的創建及其廣泛流傳,將北宋的理學思潮推向全面成熟,為南宋理學的集成奠定了堅實的思想基礎。

  橫渠學派 又稱關學。北宋張載獨創。因其講學于郿縣橫渠鎮(今陜西省眉縣橫渠鄉),生平與學術活動集中在關中地區(古函谷關以西),故稱。

  關學主張“太虛即氣”,以“氣”為宇宙變化的根本實體。自然觀上,肯定了太虛之氣的物質實在性和辯證運動性,提出一物兩體、“漸變著化”等思想命題。心性論上,區分了天地之性與氣質之性,見聞之知與德性之知。其民胞物與的《西銘》境界,被程頤、朱熹等稱頌為天人合一、理一分殊的楷式。其主要特點是,注重宇宙氣化過程,富有辯證思想;關心社會政治變革,具有務實致用學風。其主要著作有《正蒙》《易說》《經學理窟》等。關學為張載“苦心力索”而獨創,無固定的學術淵源。張在世之時,關、洛二學并茂,而其盛況不在洛學之下。其后,弟子呂大忠、呂大臨,呂大鈞,蘇昞等改事二程,轉入洛學。關學相對衰落,再傳者寥寥無幾。但“關中理學”思潮一直延續到明代,并對浙東功利學派產生了重要影響。關學的獨創及其洛學化、閩學化演變,為宋明理學的奠基和集成做出了特殊的學術貢獻。

  朱子學派 簡稱朱子學,又稱閩學。南宋朱熹所創,是理學的集大成學派。朱熹曾寓居福建(別稱“閩”)多年,又于建陽考亭筑舍講學著述;后人尊稱其為“朱子”,由此得名。

  閩學在本體論上,綜合濂學的“太極”與洛學的“天理”,汲取關學的“氣化之道”,建立了系統的理氣學說,提出了一兩、體用、陰陽、動靜、常變等范疇的辯證思想,將理學思辨水平推向到時代精神的最高點。在心性論上,以洛學“格物窮理”“主敬”等學說為核心,以關學的心統性情等心性命題為基礎,構造了一個完備的心性修養理論體系。在社會歷史觀上,宣揚和論證了綱常倫理的至善性與絕對性,為封建君主專制的合理性做了哲學辯護。其學術代表作有《四書章句集注》《朱子語類》《周易本義》等。閩學源于洛學。二程的理學思想,經楊時、羅從彥、李侗而傳至朱熹。朱子學博采百家,綜羅百代,源溯洙泗,承繼伊洛,具有博大、精深、嚴謹、細密的思想特點。它的創立及其廣泛流傳,標志著理學思潮的綜合集成。朱熹晚年,該學派曾一度被列為“偽學”而遭禁。其后,門下重要弟子黃榦、蔡沈、陳淳等人積極傳播其理學思想。宋元之際,趙復、吳澄、許衡、劉因等理學家,為朱子學的北傳和官方哲學化做出了各自的努力。隨著程朱理學的官方正統化,朱熹也被尊崇為“萬代師表”。

  湖湘學派 創始于南宋胡宏,以南宋理學家張栻為其主要代表人物。該學派形成于湖南地區,主要傳播在三湘流域,故名。

  湖湘學派以“性”為最基本的理學范疇。本體論上,注重理氣、道器等的融合關系,不嚴格區分形而上與形而下;視“太極”“道”“性”等為同等系列的本體范疇,盡力彌合理學內部“理”與“心”之間的縫隙。整個學術風格上,主張“通經致用”,具有重踐履、務實際的學派特征。代表作有,胡宏的《知言》和張栻的《論語解》《孟子說》《南軒易說》等。湖湘學派源于洛學。其先驅胡安國(胡宏之父)曾受教于二程弟子楊時。胡宏直承家學,創建五峰學派,完成了湖湘之學的思想奠基。其弟子張栻再創南軒學派,主教岳麓書院,從游學人云集門下,湖湘之學達到極盛。張栻之后,學派傳承不絕,其務實學風對明清學術思潮以及近代學術思想均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象山學派 又稱陸學、心學。南宋陸九淵為其主要代表。因陸曾講學于象山(今江西省貴溪縣西南)而得名。

  陸學以道德“本心”為宇宙本體,主張心即理。在認識論上,提倡發明本心、“切己自反”的易簡工夫。在方法論上,重視“至當歸一,精義無二”的先驗綜合,具有直觀、簡明、突出主體精神的學術特色。主要著述經后人匯編為《象山全集》。陸學源起于洛學中的明道學派。與九淵同時,其兄九韶、九齡亦有心學主張,并稱“三陸之學”。學派主要人物還有弟子楊簡、曹建、袁燮等。其后,楊簡創立慈湖學派,傳播并發展陸學觀點,成為象山學向陽明學過渡的中介環節。象山學派的創建以及朱陸之爭的形成,預示著理學的內部分化和思想解體。

  陽明學派 又稱姚江學派、王學。以明代王守仁為代表。王守仁世稱陽明先生,又系浙江余姚人,余姚境內有姚江,故名。

  陽明學進一步發展了陸學心即理的思想,系統闡述了心外無理、知行合一、致良知等著名心學論題,使心學體系得到完成。學術風格上,反對程朱“析心與理為二”的思辨分殊,主張本體與功夫的現成同一,富有明快、單刀直入,針砭時弊的理論特點。《傳習錄》是其重要的學術代表作。

  陽明學遠承陸學傳統,近與陳獻章的白沙學派及其弟子湛若水的甘泉學派有思想影響和學術交往關系。門下重要弟子有錢德洪、王畿、王艮、鄒守益、羅洪先等。后分化為姚江、浙中、江右、南中、楚中、北方和粵閩等“王門七派”,對明朝中后期的學術發展影響極大。陽明學派的創建和廣泛流傳,標志著理學的正式解體。

2019年内部三肖中特 海南排列四开奖结果 江西体彩11选5开奖号码 捕鱼达人破解版 四星7000注的最稳方案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浙江 20选5组合明细 加拿大28计划方案 2O11年试机号 五分赛车彩票 时时二星在线缩水